总算得空了,容我再来扯个淡。
背景故事是这样的

晚上有幸参加了一班的主题团日活动,主题是传统文化,承载是中国成语大赛的形式,一扫传统概念中“团日活动万马齐喑”的场面,内容丰富气氛活跃。一说城里人真会玩,一说大家精诚团结,总之给大家点32个赞。
营销中讲求留存率和自传播,大家在“穿大雾爬高树,吸屁股撸啊撸”的循环之外,经过这次花式比赛,能对“七十古稀八十耄耋百岁期颐之年”有一丝感触,能对“新疆舞蹈中是怎样学会动脖子”有一丝好奇,能对“自古英雄出炼狱,从来富贵入凡尘”有一丝激动,便已然是长足一步。若能卧谈会上聊及文史哲内容而乐此不疲,这主题团日目的就达到了。

看着大伙“滑稽抢答”的时候,我想到了这个题目,感觉是个挺有意思的话题。
说起TNA教皇、Gerry Alanguilan、Nick Young大家可能有点懵圈,不过再加上花泽香菜、崔成国和大姚,大家会反应过来,他们不都是行走的表情包嘛,原来明星离我们的距离不过是指尖和屏幕的那几厘米(笑。

话说回来,社交软件的PM万万没想到用户发表情包时的心理特征和当初设定的画风完全不同,官配的表情已经被广大的用户玩了个稀碎。然而这才只是个开始,更多绿的发油的人造表情逐渐进入人们的视野。表情包这种网络文化也慢慢成为中国大陆网络上独有的文化现象,一种真实存在的流行文化,甚至代表着网民特质和风貌逐步演化的一种趋势。

拿大姚的表情来说,八字眉向两个方向歪,大嘴咧成一副梯形微笑的样子,一副哭笑不得的样子让高冷、喜感、嘲讽、蔑视各类心态跃然眼前,面对对手当你有无尽的大姚表情的时候,但愿他能有一颗强大心脏接受这一波微笑的洗礼,这让聊天时刻都充满着奇特的风味。
177910961.jpg

表情包既明确又含糊,既犀利又暧昧,我们撷取生活当中那些不经意的瞬间,简单几步便可生成一张GIF格式的图片。当我们不便用言语来直接表达情感或观点时,就出动这些表情包大军,进行最直接也最安全的交流。表情包也逐渐成为我们内心真实想法的写照,嘴上说不要,表情包却很诚实。表情包突破了文化传统的桎梏,也突破了表意的边界。

更多的作者用隐晦的带有关联性的图片去隐藏自己的真实意图,却在心中呐喊着能够找到知音,在仅仅观察自己的表情包时就领会自己的想法。这种妙不可言的愉悦感,让更多的人不仅开始使用表情包,同时也开始投入到生产表情包的大军之中。在有话不直说的中国,似乎这已经成为不能或缺的一种源动力。记得有句话说的好:“这不是表情包的胜利,而是真诚的胜利。”

据百度的统计里约奥运期间百度贴吧产生了92万个奥运表情包,2691万相关帖子,499万的热议数据,386万用户参与,相关传播达到2691万次。而微信呢,小龙爸爸没有给我答案,但我相信这个数字应该也是很惊人的。毕竟连我这种修图二把刀都已经给周围的同事们做了不计其数的表情包了。。(逃
763045162196238739.jpg

不同的表情包似乎已经给一类类人群贴上了不同的生活标签。例如红配绿黄配蓝举着酒杯捧着玫瑰的动图被大伙儿戏称为老年人表情包,90后对此感到滑稽并乐此不疲而中年朋友对此则是处之淡然,无关乎审美只考量理解和感受,这似乎重新规训了我们的社会身份和群体坐标。人们不是总是喜欢同质的东西,有时候需要转换角度去思考问题,转换之间让我们产生了不同的存在感。多用俩表情去聊天,可以说是刷存在感抑或也可以说是一种别样的文化繁荣吧。

“一个人的表情包是其隐藏起来的真我,一个国家的表情包里能看到这个国家的表情。有时候,表情包表达的是不能道破的真实想法和感受,语言和文字的尽头,就是表情包施展的空间。”尼尔·波兹曼说,这是一个娱乐至死的年代。或许波兹曼的话有些夸张,但不可否认表情包比文字更具有娱乐性和多样性,这让人们的生活变得略微丰富多彩。

新媒体时代,以表情包为代表的新形态流行文化与网络群体传播产生了越来越多的交集。在这个多元包容的时代,各种类型的文化层出不穷,聚集了大量网络群体,在网络上不断掀起传播热潮。而表情包文化,会不会在无尽岁月之后成为一种新的传统文化呢?
传统文化的定义有四个特点“世代相传,民族特色,历史悠久,博大精深”,就表情包而言,世代相传和历史悠久暂且不谈,民族特色和博大精深这两条,还是有那么几斤几两的吧(逃~
002b5d98ga4cf6654c400&690.jpg

前阵子有个没有备注的人加我好友,通过后直接来了这么一句

在?我想做个xxx应该去哪找谁

问题简单但是具体要说清楚还是比较复杂的,手边没有电脑只好搓了好一阵手机,最后组织了一大段还算能说的明白的话发了过去。过了几分钟,对方回了一个字“哦”。
北京的九月天干物燥,看着这位QQ空间里还飘荡着昨天发布的杀马特的话语,最后还是猛得抓起杯子,灌了一口凉水。
然后,平静的拉黑了。
互联网世界中最痛苦的事情可能就是这个,你夹枪带棒的怒火、讽刺、回击,在滚滚数据洪流中显得毫无气力。只要对方捂起耳朵,你也就只能像一直跳梁小丑一般,演着属于自己的一出哑剧。
为了不像一只没有进化好的猴子一样难堪,所以我做了这个并不轻松的决定。

先讲个故事。

1982年9月19日上午十一时四十四分,为了避免大家在BBS上的误解,卡内基-梅隆大学的教师法尔曼首次打出了微笑符号“:-)”。他最初创造把这个符号定义为发言者是在开玩笑,现在则被更多的用作表示发自内心的愉悦和会心一笑。对应的,他用“:-(”来表示发言者是严肃的,当然,这个符号很快被象形的赋予了“悲伤”的含义。于是,像汤姆林森在1971年发出世界上第一封E-mail一样,9月19日这一天成了因特网和信息革命的重要纪念日。

而“哦”是与之类似的神奇的存在,一个在很多年前的网络聊天中被频频提及的MagicWord。它的四种声调像极了“wocao”的四种声调,是我们日常生活中口语化的最佳体现,也是我大吃国泱泱五千年文化的精华所在。对于上了年纪的长辈或者穿过一条裤子的兄♂弟,日常聊天中一个“哦”字可能真的是一句“了解了”或者是一句“酒桌上别跑”。没人会为了这一句玩笑较真赌气,因此通常来说面对他们,这个字也就是“看庭前花开花落,望天空云卷云舒”的感觉。

但值得商榷的是,随着网络的发展,人们更多的在这个字上觉察到的是一种冷漠和不懈。尤其是用这个字眼去回复别人精心思考后给出的建议,这简直在极短的时间内让聊天的氛围降至冰点。特别作为互联网的新生代,基本的网络礼仪是有必要掌握的,我相信其中必然有一条,不要轻易的对不熟悉的人说“哦”。我很推崇一句话“永远不要做伸手党”,既然你在用这个字眼去表达你对回答者的不满,或者对获得答案的一种理所应当的感觉,那么请自觉出门右转去找搜索引擎。在你英文还不错的情况下,搜索引擎可以解决99%的问题,何必再多浪费这一个字呢。

之前的同事帮我做了个图,对于这种不友善的“哦”和不尊重答者的态度,一图以蔽之。

40104f2165bf43b7445bb86cb4fcd6dc_b.jpg

归根结底,无非是两个字:尊重。网络给了我们足够的掩护,也给了我们足够的空间去用自己惯用的文字和图片去表达,但是说真的,学会尊重。即使现在的生活已经足够荒诞,不断的给你重击,也不要让自己不以为意的言行变成一股浊流,强加给他人。当然你也可以说,你也太把自己当回事了。

好,我选择拉黑。

部分引用自:Tech-Station